芒果体育直播平台

香港门神批足协不规范 中国足球的敌人不是外援

1990年出生的香港门将叶鸿辉,在成长路上遇到了第一个大挫折,本已接近加盟贵州人和的他,因中国足协一纸“不准引进香港籍守门员”的公函被关在中超大门之外。一个表意不明的说法引发各种误解,惊讶和失望的叶鸿辉发出“我是中国人,不是外籍”的怒吼(详见南都26日报道)。在限购无法遏制房价上涨、限号不能解决道路拥堵、限奶难以阻止陆客扫货的今天,已实施十余年的门将限令是否提高了中国门将水平?是正确的政策,还是失误?这一规定是否因为已落后于时代而该废除?借英超亚洲杯的机会,南都记者采访了心情已渐平复的叶鸿辉,来听听当事人的说法。 采写:南都记者 黄嘉鑫(发自香港)

中超2013赛季二次转会窗口关闭,两名寻求北上的香港南华球员命运迥异,后卫李志豪成功加盟北京国安,而叶鸿辉则被中国足协的特殊规定拒之门外。眼看转会窗口渐渐关上,梦想破灭的叶鸿辉也冷静下来:“大家都是本着促进两地足球发展和交流的本意,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可这次错进错出,对叶鸿辉的伤害不仅在于无缘中超。

得知转会被足协叫停后,叶鸿辉在网络上连续发布微博质疑中国足协的做法,“失望至极点,条例可以随便变更!当初无的,可以突然加上去作回复!明白为何经常被人破口大骂!人治不是法治,永远不会成功!”(7月20日)、“成功不是靠保护而来,而是通过不断努力、学习、竞争,及从失败中反省而慢慢累积经验而换来!不要自欺欺人”(7月20日)。

“当自己第一次外闯机会来到的时候无比兴奋,却因为足协不清晰的条例受阻,自己当时也被失望和不理智蒙蔽了。”叶鸿辉接受南都采访时说,“误解了足协关于外籍的意思,后来明白外籍是针对不同足协之间球员的规定。但在字眼上,我觉得足协应该更加明确,可以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协会。如果足协条例足够规范,我这件事情也不会发生。希望足协的规定可以更清晰写出来,以免以后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贵州人和与香港南华为运作叶鸿辉的转会准备许久,但在中超二次转会窗口临结束前被拒的消息来得太突然,贵州转而引进闫相闯,而回到南华的叶鸿辉则面临失去位置的危险。7月24日,在香港大球场举行的英超亚洲杯半决赛中,南华对阵曼城的大名单中包含叶鸿辉在内共有四名门将,其中两人原本是南华为补充叶鸿辉离队而引进的前香港U 19门将曾文辉加盟后拥有1号球衣,原晨曦队门将张春晖则在这场比赛中担任首发并有多次救险,最终南华仅以0比1小负。叶鸿辉表示要尊重队友的努力:“张春晖、曾文辉训练投入程度极高,不能因我回归而立即给我上阵,要对他们公平。”

叶鸿辉声讨足协说的那句“香港人不是中国人吗?香港代表队出去比赛的时候,难道奏响的不是义勇军进行曲吗?”在网络上引来一大片声援,网友指责中国足协“分裂祖国”、“脑残规定”。

事实上,中国足协有相关规定为驳回这桩转会提供依据。在对贵州人和俱乐部的去函解释中,足协一一列举:根据足球字(2009)536号《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及转会暂行规定》附件1关于外籍球员的定义:“拥有国际足联其他会员协会所属国家(或地区)国籍的球员以及《2013年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规程》第25条四(二)中“外籍守门员不得报名”等条款,香港和澳门地区身份的守门员不应在允许引进范围内。《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及转会暂行规定》第39条香港和澳门地区球员转会的特别规定仅对允许引进范围内的香港和澳门地区球员适用。

《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及转会暂行规定》在表明港澳球员在中超的外援性质的同时,还对港澳球员不占外援名额进行补充:“转入拥有香港或澳门地区身份并在香港或澳门足球总会注册的球员时,该球员占用新俱乐部可转入国内球员名额。”此前,陈肇麒、梁振邦、李志豪、吴伟超以及香港归化球员高梵、福福等转会到中超、中甲俱乐部,都是按此项规定办理的。但如果参加亚冠和亚足联杯等赛事,中超球队中的港澳球员仍将占据外援名额。

所有的争议,起因在足协第一次公函中的“不同意你俱乐部引进该名香港籍守门员”的“香港籍”不够严谨,如果改为“非本协会注册门将”就能减少争议。叶鸿辉也希望他这次转会纠纷能促使中国足协将条例细致化:“在转会之前我咨询过很多大陆经纪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问题,如果很多家经纪公司都误解的话,那也难怪俱乐部和球员会误解。”

“俱乐部不对国家队比赛的成绩负责,联赛更重要的责任是发展和推广足球运动。”

2000赛季后,由于限制令,中国联赛只有过一位外国人守门:2008赛季大连对阵武汉,武汉门将邓小飞在补时阶段被罚下,在球队已用完换人名额的情况下,外援古斯塔博临时客串为球队守住平局。

那么,足协的门将限令是否真正促进了国产门将的进步?事实是,门将限令颁布十多年来,局面反倒很尴尬:几乎每一支中超球队的门将都有为国家队把守龙门的实力,但没有一个真正的放心门。这也难怪贵州人和会把目光瞄准最近几年状态神勇的叶鸿辉。这位23岁的港门是香港队夺得2009年东亚运动会足球赛冠军的关键人物,他在半决赛和决赛两次点球大战中的连续扑救助球队两次以5比3险胜,获赠“英雄辉”的称号;去年省港杯,他又在7轮点球大战中扑出尹鸿博、李健华和葛振的射门,为港队夺杯立下头功;在亚洲杯预选赛上,叶鸿辉的发挥也引人瞩目。

在本土球员人才匮乏但俱乐部又力求迅速提升实力的情况下,是否开放外援政策的争论越来越多。中国足协上赛季曾为鼓励各俱乐部在亚冠赛场争取好成绩而临时出台“亚冠球队7外援政策”,但被视作优待广州恒大的争议使其未能延续下来。

联赛是否应该为国家队考虑?在香港参加英超亚洲杯的英超CEO斯库达摩尔表示:“俱乐部不对国家队比赛的成绩负责。”英超充斥各国外援,也包括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等同国足总旗下的球员,英格兰各级青年队的成绩都不如意,国家队同样遭遇瓶颈,斯库达摩尔表示,英超作为职业联赛,有与英足总合作发展青训的责任,“联赛规定球队必须拥有一定数量的本土球员,俱乐部每年还投资上千万英镑用于后备人才培养。但我们是个小国,要发掘本土世界级球星,联赛更重要的责任是发展和推广足球运动,这样才能去发现他们。为本土球员提供更多与高水平外援比赛的机会,也是一种提高的手段”。

差距就是,英超在讨论“门线技术”,中超在讨论“门限技术”。过度保护某种意义上等于作茧自缚,将外援视为吞噬本土球员生存空间的洪水猛兽同样狭隘。叶鸿辉的经纪人余国琼也表示,中国足协在当年的背景下制定门将限令很合理,但随着港澳台球员与中国足球联赛的交流变得更多后,中国足协应该重新修改或者补充相关的规定,至少在引进港澳台球员的规定上提供更加详细的条例。